执掌中国第一所女大23年

图片 1
新葡新京历史

1945年,金陵女子大学校长吴贻芳出席联合国成立大会归来后,受到学生热烈欢迎,一张照片记录下当时的情形。照片里,吴贻芳身穿对襟长风衣,左手夹着女式皮包,戴一副精致的眼镜,表情典雅端庄。吴贻芳之所以能成为当世敬仰、后世缅怀的教育家,这便是她最大的成就所在:使一批批女校学生拥有了真正的生命。后人评价,吴贻芳在女大推行的是“全人格教育”——德、智、体、群、灵五育充分发展的教育。吴贻芳亦不禁止学生谈恋爱,甚至为学生们安排好了约会的地方——学校100号楼。吴贻芳一生未婚,女学生有次以她为原型排话剧,在剧中把她“嫁”给了教育之神。吴贻芳在金陵女大做了23年的校长,把女性生命中最绚烂的时光献给了女大。

图片 1

吴贻芳;学生;女性;教育;照片;校长;女生;金陵女子大学;风度;学校

· 世界华人周刊出品 ·

1945年,金陵女子大学校长吴贻芳出席联合国成立大会归来后,受到学生热烈欢迎,一张照片记录下当时的情形。照片里,吴贻芳身穿对襟长风衣,左手夹着女式皮包,戴一副精致的眼镜,表情典雅端庄。列队欢迎的女生们虽非相机对焦所在,但透过略为模糊的影像,仍能看出她们个个衣着得体整洁,神情自信。

作者:荠麦青青**

如果考虑到当时全中国80%的文盲率,再考虑到中国女性长期以来低下的社会地位,这张照片透露的信息便意味深长:在南京,有那么一群女性,她们与旧社会的绝大多数女性同胞截然不同,她们正在拥抱新时代。

一个民族的脊梁,不止有经天纬地的雄才,亦有不遑多让的女杰。筚路蓝缕之功,热血化碧之诚,铸其不世之业。

吴贻芳之所以能成为当世敬仰、后世缅怀的教育家,这便是她最大的成就所在:使一批批女校学生拥有了真正的生命。

洞烛幽微,发掘名人世界的人性之光

从吴贻芳亲自选定的金陵女大校训中,人们可窥见她的志向和胸怀。身为基督徒的她,将校训定为“厚生”,是为取《圣经·约翰福音》第十章第十节“我来了,是要叫人得生命,并且得的更丰富”之句。

1

执掌金陵女大23年,吴贻芳果然践行“厚生”之向。作为女子大学的校长,吴贻芳无时无刻不在培养女学生的独立意识和能力,女大学生做什么都靠自己。后人评价,吴贻芳在女大推行的是“全人格教育”——德、智、体、群、灵五育充分发展的教育。

1893年1月26日,湖北武昌候补知县吴守训的二女儿出生了。有女粉妆玉琢,煞是惹人怜爱,而寒冬时节,腊梅傲霜绽放,香远益清。吴守训触景生情,为女儿起名为“贻芳”,别号“冬生”。

当时的金陵女大新生,初入校要接受一系列的身体检查。其中一项颇为特别:在老师们面前,沿着碧树成荫的小路,笔直地走过去。发髻一丝不乱,坐姿笔直端正的女老师们,用锐利的眼神扫视着学生,然后记下她们的表现:是否肩歪?是否驼背?有无内外八字?体态不佳者,之后一年都必须参加“矫正体操班”。

▲ 来源:纪录片《大师:中国教育家吴贻芳》

而女学生们大学期间唯一一门持续四年的必修课便是体育。金陵女大各种球类比赛、舞蹈表演等活动非常多。运动场上的女学生,成为金陵女大一道亮丽的风景线。金陵女大还有年度盛会“五月花会”。每逢花会,操场中间竖起一根由白紫绸缎缠绕的竹竿,这是花会的标杆——“MayPole”。女学生们在“MayPole”下面翩翩起舞,花会终时,学校会选出“五月皇后”,冠予最自信活力的女孩。吴贻芳亦不禁止学生谈恋爱,甚至为学生们安排好了约会的地方——学校100号楼。她只要求女学生和男生交往时,应该有女性的尊严,男女一同出游、跳舞、就餐,女生应付自己的钱。

官宦人家的女子缠足,待字闺中,日后嫁与如意郎君,相夫教子,求得一生平安顺遂,算是功德圆满。

女性精神的独立、物质的独立,这在今天依然是时代命题,但是在那个年代,吴贻芳已经将其作为努力的方向并结出累累硕果。23年间,吴贻芳恰好培养出999名毕业生,被世人称为“999朵玫瑰”。女学生们个个举止优雅,心态淡定。后来,她们中的一些人即使在“文革”中被折磨近十年,依然铮铮傲骨,从容不迫。

但此时的中国,在西方思想大潮的冲击下,很多年轻人沐浴新风。贻芳虽曾裹过小脚,却有敢破敢立,不让须眉的胆魄。

这样的硕果来源于吴贻芳坚定的信念。一旦认定办学方向,她便执着前行,细心耕耘。她曾说过:“如果男女混校,女子永远无法在学校中发挥领袖作用,这样,我们怎么能培养出女性领袖呢?”这话是对是错自然见仁见智,但是吴贻芳对女性教育的执念,可见一斑。

贻芳和姐姐贻芬,对女红等事丝毫不感兴趣,反倒对新式学堂满怀憧憬。

吴贻芳风度极佳。曾有学生回忆:“她的风度非常好,走路笔挺,那么的年轻、文雅。她就像一个标杆,我们都不由得模仿。”这样的风度,是表里如一才能催化出的美。以前的一批教育人士似乎都是这方面的信徒。陶行知在农村搞生活教育,每天便穿得犹如老农。他们对自己的教育理念,是真正的信,不打折扣的信,所以才能践行得从容,践行得充实。

作为封建官僚的父亲强烈反对,他认为女子无才便是德,嫁得好人家才是女人的幸福之道。

吴贻芳一生未婚,女学生有次以她为原型排话剧,在剧中把她“嫁”给了教育之神。吴贻芳在金陵女大做了23年的校长,把女性生命中最绚烂的时光献给了女大。她16岁时,在短短一个月内,父亲、哥哥、姐姐相继自杀,母亲病逝。遭受如此惨烈的人生打击,吴贻芳也差点走上绝路。待收拾心情重新面对生活,此后一生,她几乎都没有露出过开怀笑容。然而她留下了金陵女大,也留下了中国女性的伟大传奇。

性情刚烈的贻芳,屡次交涉,心愿难遂,试图吞金自杀。

父母惊骇一场,只得将姐妹二人送入杭州弘道女子学堂。

学堂为渴求知识和自由的少女打开了一扇窗,让吴贻芳在美丽新世界中尽享最恣意畅快的呼吸,她对未来充满了无限希望。然而,让她始料不及的是,灭顶之灾接踵而至。

1909年,吴贻芳父亲由于受上司诬陷怒而投江自杀,哥哥吴贻榘作为家中唯一的男性因出国无望,也在上海跳入黄浦江,随父而去。

母亲受此打击,一病不起,不久便撒手人寰,姐姐吴贻芬悲恸欲绝,也在母亲的棺椁前悬梁自尽。

那年吴贻芳才16岁,面对四位至亲的相继离开,精神几近崩溃:“人生的不幸几乎全集中到我身上,我真是哀不欲生,也萌生了轻生的念头。”

就在此时,二姨将吴贻芳接到杭州自己家中。

幸好姨父陈叔通劝慰她:“自杀是不负责任的表现,你上有老祖母,下有小妹,你对她们有责任啊!”

吴贻芳,刚过及笄之年,便成为家里的顶梁柱。这个曾经天真烂漫的少女一夜之间成熟起来,但此后一生,她几乎都没有展露过尽兴开怀的笑容。

2

1915年,金陵女子大学开学。

第一届学生只有9个,吴贻芳是其中之一。

当时吴贻芳终日埋首于书籍之中,不苟言笑,极少与人交流。

同学们推举她为学生会会长。

▲ 金陵女子大学学生合影,右二为吴贻芳

当上会长后,吴贻芳不得不与老师和同学沟通协调,组织各类活动。

对一心面壁、清心寡欲的吴贻芳而言,责任是逼迫她成长的最好催化剂。

1919年,毕业之际,“五四”爆发,吴贻芳与同学们走上街头,投入到这一伟大的革命洪流中。

当时,一个首届只有9名学生的女子大学,振臂疾呼,挺立潮头。顿时轰动了南京学界!

1921年冬,美国蒙特霍利克女子大学校长到北京女高师讲演,由吴贻芳任翻译,吴一口流利自如的英语给这位校长留下了深刻的印象,经她推荐,吴贻芳去了美国密执安大学研究院深造。

恰逢澳大利亚总理应邀来做演讲,他在演讲中肆意批评中国:“中国,不仅经济落后,而且人民无知,政府无能,盗匪遍野……临近的亚洲国家,应该移民到中国去……以免上帝赐给我们的资财,都被那些不开化的野蛮人,白白地浪费掉……”

吴贻芳怒不可遏,她站起来大声抗议:“你这是对中国的严重污蔑!”之后愤然离场。

吴贻芳连夜奋笔疾书,驳斥澳大利亚总理的文章第二天便出现在《密执安大学日报》上。

措辞严谨犀利,直击要害,她以无可辩驳的雄文,以拳拳的赤子之心,维护了祖国的尊严。

3

1928年,母校金女大发来电报:邀请她归国担任金陵女子大学校长。

这一年,她刚满35岁。作为一名博士,她成为当时中国最年轻的校长。

早期的女子学堂,要义之一就是培养贤妻良母。

即使像梁启超那样的开明有识之士,对于女性的教育也囿于上可相夫,下可教子的窠臼。

金陵女子大学,可谓中国女子高等教育的一个梦想。

人们说:是吴贻芳实现了这个梦想。

吴贻芳为金女大定下校训:“厚生”。

她说:“‘厚生’是我们人生的目的。我们不光是为了自己活着,而是用自己的智慧和能力来帮助他人和造福社会。**


吴贻芳眼界非凡,她强调只有健康的身体才谈得上健全的精神。

▲ 金陵女大运动会

许多金女大毕业生,日后都回忆,这所大学让她们拥有了健康的体魄。

即便到了垂暮之年,她们仍神采奕奕,充满活力。

▲ 金陵女大影像资料

当时刚入校的同学,要接受一系列的仪态考察。

其中一项别出心裁:新生要沿着绿树成荫的小路,径直走过去。

梳着光滑的发鬏、身材挺拔的女教师们认真考量,忠实地做着记录:是否肩歪?是否驼背?有无内外八字?

倘若留下“黑记录”,必须参加为期一年的“矫正体操班”。

▲ 金陵女大学生参加五月花会

在这样谨严规范的教导下,金陵女大出来的学生,举止优雅,心境超然。后来,她们中的一些人,即使在“文革”中被折磨被凌辱被践踏,依然铁骨铮铮,处之泰然。

南开大学的创始人张伯苓曾说过,“一个人可以有霉运,但不可以有霉相。”

他非常推崇一个理念:一衣不整,何以拯天下?

仪态风度乃是一个人精神的外显。昂藏之精神,凛凛之傲骨,莫不通过外在之姿态、风貌一览无余。

作为校长,吴贻芳是最好的仪态典范。

在学生眼里:“她的风度非常好,走路笔挺,那么的年轻、文雅。她就像一个标杆,我们都不由得模仿!”

人们称赞吴贻芳“气度非凡宛若天使”。

很多学生都是冲着她才来到金陵女子大学。

对有些千里迢迢,离乡背井来求学的而言,金女大是她们的另一个家,校长吴贻芳,就是另一个母亲。

每天早上,吴贻芳都会在校园里转转,和学生们亲切地打招呼,在她看来,此举并非屈尊下顾,而是为了更好地融入学生。

真正的教育不是高高在上,亲其师,方能信其道。

发表评论

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

网站地图xml地图